回首頁連絡我們 加入仁波切Facebook 加入仁波切新浪微博
最新消息尊貴法王及諸上師蘇曼傳承簡介教言開示及法語影音連結活動花絮隨喜參贊相關連結加入佛學會
標題: 師徒之間的關係
內容:
  • “師徒之間一定得像父子之間那般溫暖與親近。為師者對照顧兒子們負有重大責任,而為徒(兒)者,更應對所給予他們的一切教法加以修習,並遵守一切的誓言戒律。”

                                    尊貴的薩迦天津法王

    第十二世蘇曼噶旺仁波切 開示

    本文出處:《良言》

    就如佛教的實踐並非一時一日之事,而須多生多世方可圓成。所以當你找到了自己的老師後,更為難之事在於如何持奉與聽從他的教誨。對於大多數初學者而言,這只是問題的開始而非結束。與上師相處時,你一定要具備善巧和智慧。

    侍奉你的上師

    為了維持及增長彼此的關係,照顧上師的需要並盡己所能去順從其教誨是重要。對待上師有個正式且又傳統的方法。舉例而言,當你遇到自己的老師時,你可以邀請他吃一頓飯,並養他最上等的佳肴。初見上師,當對之行頂禮。當上師到來時,應當站立。與上師同行時,行者不可踐踏上師的影子,而隨侍左側身後兩步的距離-因為如果你是跟在身後的話,恐怕會踐踏上師的影子;跟在右邊則表示你比上師更為優越。做學生的絕對不能睡在上師的床上,也決不會乘上師不在時便把冰箱裏的飲料喝光!探訪上師時,當須穿著得體以表示敬重,而不是以那種“剛睡醒”樣貌出現在上的門口。

    虔誠心與執取心

    有句話說:“上師其實就像火源。太靠近的話會被燒傷;太遠的話卻得不到溫暖。”雖然在醒著的每一刻都待在上師身旁的確是美事一椿,但你便會開始發現不少的缺點。隨侍上師身旁的好處是你無時無刻都在學習,但壞處也是特多。你也許由於上師是人而不是佛,開始對他產生不好的看法。

    有時候,你的虔誠成了執取心,而你對你的上師變得充滿占有欲與嫉妒。你可能會開始把他當成是自己的私人產物,且又對那些『未經許可』下“運用”他的人心生嗔怒!

     花朵與蜜蜂

    對虔誠的學生的忠告是最好能像一只蜜蜂-從花兒那裏汲取花蜜後便飛走,永遠不會沉睡於花中。同樣的,你也不可以在『火』中沉睡,要不然你就會被燒傷。若上師常常在你身旁,那你就不會對他加以珍惜。我年輕時常與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在一起。我一頑皮起來當然會受到他的苛責,我就會生氣。而當我做了好事時,他的贊賞當然也會使我樂透了!因為我是人,很自然的我也會有上述的反應。我知道他是我們的老師,而我也對他保持敬意。但因為我經常與他在一起,我就不懂得去珍惜護愛他了。然而時至今日,當我想起大寶法王時,我對他有著無比的虔誠心-他是我心目中的佛陀。所以當你與上師越靠近,見面更多的話,你就會開始失去對他的敬重。你也不會去體會相處時刻的珍貴與難得。

    當上師在你眼前時,應當把握機會對其教法加以學銘記。直至你倆再次相見,對其所言所教,你應當努力不斷地修持、修持、再修持。

    學生必備之條件

    金剛乘的修持行者應秘密且又神聖地信守個己的修持,並守好其金剛乘三昧耶戒及任何所領受的教法。行者隨意與任何其他人分享秘密教法,其行持之力將受破損,在圓滿其行願方面也會用上較久的時間。並非所有的金剛乘的修法適合於初學者。若把所受持的密法公開向未具足因緣者宣說,可能會導致他人對教法及密乘行者生起錯誤、邪見,而使之受苦。若是如此,宣說者將造作惡業而導致修行上的障礙。當然你可以和你熟悉的金剛乘同修或你的上師討論與分享,但你不應該和其他人分享。

    第二,修持金剛乘之道,行者當須具足智慧而從不懷疑其修法,也當具足嚴格的戒行、精進與堅持。舉例而言,一些學生常常問我:“盡管多麼地精進用功,但為何“什麼也沒發生”呢?”然後他們就開始懷疑自己的修持了-佛陀可能在睡大覺,要不然他就是太忙了。有幾個學生甚至對我說:“噢!我念誦財尊心咒己經那麼久了,但一點靈效都沒有,全無感應。或者財尊沒有力量或在睡覺吧。拜托,麻煩您把衪叫醒好不好!”

    修行者不應該生起上述念頭,也不應對其修法抱有懷疑。某種修法具足效應與否與與其本質無關,但與修行者的條件卻息息相關。認真來說,在一天二十四小時的時光中,你用了多少的時間在精進修持?若你修了很久但又一點體驗也沒有,那也許是你的修法有誤,要不然便是你對此修法未具有絕對的虔信與信心。那以後你可能會一直在獻換本-黑財尊換紅財尊,然後再換去黃的,最後是綠的!這種事情永遠不應該發生。

    金剛乘之修習決非一日可蹴之事。必需多生多世方可成就。與此同時,你被鼓勵要多聞法教、多讀佛書,並對所解之法加以思維與禪修。若能如此,你將証得殊妙的智慧。

     用心聆聽 

    要把上師的勸誡視良藥。弟子應以開放的心態及完全的虔誠來親近上師。若你的心門緊閉並充滿傲慢,你將學無所成,並對上師之言教存有疑心。你會常常在想:“他真的比我更好嗎?他真的知道他在講什麼嗎?”你永遠不該懷疑上師,而當以病者尋獲良醫般的心態去接近和奉侍你的上師。

    拜訪上師時,心裏要清楚知道自己此行非為觀光旅行,也不是在找朋友故扯閑聊。來見上師的目的應該是為了學習,所以你必須對上師抱存開放的心態。

     珍貴非凡的禮物

    一位弟子所能給予其上師最珍貴的尊敬或殊勝之供養-是對其言教信受奉行,實行其教誨,堅持行願而無懼於任何艱難。這就是真正非凡珍貴的禮物。

    據說說弟子依據上師所教而修習,他就能克服所有的障難、遠離輪迴,不再投生於下三惡道中。在一切眾生中廣受尊敬愛戴而諸佛菩薩也會時常與你親近。

    信心與虔誠心

    虔誠心是連接你與諸佛上師的心橋,也是打開上師之門的鎖匙。若無虔誠心,行者將一無所得。

    虔誠心共有三種:純淨的虔誠心在你親睹佛聖相或閱讀佛典時生起;渴求的虔誠心-在當你閱讀或聽聞諸佛的事跡及菩薩們無畏的示現而被啟發以修持佛道時生起;最後一種虔誠心是堅定的虔誠心。經由你自己的修持,而生起強大且完整的信念,甚至

    隨時准備好能犧牲自己的生命以維持你對上師不移之信念-這就是堅定不移的虔誠心。

    在其中一次教法中,尊貴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曾提到:“每位學生都會對其上師具有虔誠心,但這不能被稱為『清淨』的虔誠心。當弟子知道其上師只有一巴仙的好品質而九十九巴仙是不好的,但仍然忠心耿耿地絕對信服於上師時,這才是所有虔誠心中最珍貴的一種。

    尋找別人的錯處,包括上師的弱點,對凡人的我等是一件很自然的事。當弟子跟某位上師相處了不少時間後,無疑地,他一定會對其上師生負面的態度。然而當弟子能具足這種堅定之虔誠心時,盡管在看見上師的不好品質時,他仍能維持其淨觀,且對上師擁有無可動搖的虔誠心。這就是所有虔誠心中最珍貴的。當你找到了你的上師後,這就是你應該培養的虔誠心。

    佛法善友的重要性

    佛法善友是重要的。他們能在行者面臨困苦時給予支持與鼓勵。好的善友往往能指出你隱藏的缺失並鼓舞你繼續精進用功。而那些專挑上師毛病、永不聽聞及思維教法、不想用功禪修、在金剛兄弟間製造不和、令人心生嗔怒與妒忌、修持但卻心思渙散、常常懈怠昏沉、雜念叢生且又貪執強烈者,這些人都不是我們的金剛乘法善友。與這些人在一起,你會薰染他們的惡習。上等的金乘行者應該控制並減少上述不安定的情緒而非增長它們,所以我們應該以智慧來選擇我們的法友善知識!

    關於三昧耶及其它告誡

    弟子們應該謹守其三昧耶、戒律及其它誓言。每一個灌頂都有其誓句。通常上師會給予弟子所謂的“加持”(藏語“杰囊”Jenang))。但若是完整的灌頂,當天接受後即需開始起修。同時受灌頂的人是你的金剛乘的兄(弟)姐(妹),授予灌頂的大師則成了你的上師。由於彼此之間的關係很密切,你不能批判、說長道短或產生對彼此的負面情緒。若犯此則破了三昧耶戒,會產生不利於修持的種種障礙。

    若修行破毀三昧耶戒,縱然他有很大的虔誠心並每日花好幾個小時勤奮的修持,他也不能達到所願達致的成就-這就像是有洞之杯,不管有多少水倒進去,一切都會漏出而一滴不留。故此,守持純淨的三昧耶戒對每個弟子而言都是極其重要的。

    有時候,做弟子的可能領受了很多很多的灌頂,或許比我更多也說不定呢!若是如此,你會發覺到去信守每日的承諾確是十分不易。所以如果你覺得匆忙而時間上不允許的話,觀修時當觀想你的本尊乃一切諸佛之總集。當然,若情況允許的話,你也該實踐你所應允的承諾。最低限度,你永遠不該忘記你的每日功課。

    身為金剛乘的行者,你一定得具備鈴與杵,這代表智慧與善巧方便。運用這些法器在修行上象徵著智慧和善巧方便的結合,

    這有如以雙掌才能發出聲音。方便指即正確的行法、慈悲心及菩提心。若修行人沒有法器,這就好象一間沒有廚房的房子。

    汲取精要-但別忘了為花澆水 

    弟子與上師當然還須具有其它的品質與條件。上述所言,在於讓弟子尋找上師或上師對弟子的要求間整理出一些一般性的準則。

    最重要的,好的弟子一定要學習像蜜蜂採蜜一般從上師的言教中汲取精要;與此同時,好的弟子也不會忘記要澆水以滋潤花朵,給予花兒應有的照顧,因為蜜蜂仍須從中製造蜂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