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連絡我們 加入仁波切Facebook 加入仁波切新浪微博
最新消息尊貴法王及諸上師蘇曼傳承簡介教言開示及法語影音連結活動花絮隨喜參贊相關連結加入佛學會
標題: 中陰聞道解脫(一)
內容:

 中陰聞道解脫

   主講者:蘇曼噶旺仁波切                               

                                                                         翻譯者:劉文君

 扎西得列!今天晚上仁波切要給大家的是中陰的教授,接下來的三天我們會密集的討論中陰的教授,中陰教授對我們來講是一個很重要的教學,不只是要仔細的聽聞這樣的法門,這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一個過程,現在有許多人對這個中陰教授是有許多誤解的,認為這個教授只跟亡者有關,和這個生者一點關係也沒有;事實上,中陰教授對生者來講更為重要,依照佛開示來講,一旦我們出生下來就面對著中陰,隨時就要面對中陰的種種挑戰,有很多的教派對於死亡有不同的觀點,像埃及還有西藏傳統的苯教,對於中陰也有不同的觀點,這個中陰教授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教學,由於過去有很多將西藏中陰的教授翻譯,譯者命名的關係,比如說「西藏度亡經」,或者「西藏生死書」等等,導致很多人對於中陰的教授有錯誤的見解,認為中陰教授只對死者有關係,對於生者是一點也沒有關連的,事實上,這個法對我們生者來說有著更重要的關連,我們不要因為命名的關係,而對這個法的內容有所誤解。

     中陰的教學在藏傳佛教裡面是非常盛行的,這個法後來對於西方的非佛教徒,或者學者他們也非常感興趣,我們知道每個人都必須經過死亡的過程,但是但這個死亡的過程它是個單行道,雖然我們必須經歷這個過程,但是沒有人知道你進入死亡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們無從得知,西方人對於這個死後是非常有興趣,像埃及及西藏苯教它們對於死亡經驗的描述和佛教所開示的是不一樣的,佛法裡面所提到的我們死亡之後的這一些經驗,和我們的意識或者神識有關;在埃及以及西藏古老的苯教來說,他們陳述的重點不在於神是識而在於亡者身體的力量,在西藏話來説就是La(臘)的力量,這個La(臘)並不是由神識所控制的,苯教認為我們一出生這個La(臘)就跟我們一生過程當中相隨著,這個男眾來說大概是六十年,女眾是五十年,(翻譯:這個是以當時人的平均年齡來看),這個La(臘)跟我們一生當中都在一起的,這個La(臘)有時候也會示現為一種疾病,呈現在人的身體當中,對一個亡者來說La(臘)就是呈現一個疾病的狀況,所以這個La(臘)和我們一生息息相關,仁波切說這和我們中國的一些觀念有點相近,我們中國人認為亡者死後我們要給他一個好的陰宅,陰宅的風水、方向、位置對不對都會影響到後代的子孫,這個都牽涉到物質上的一個影響力,這個和苯教所提有點相近,La(臘)在苯教來說他和亡者的神識沒有相關連的。

     中陰的教學是由佛教所開闢的,佛教相信我們在中陰的過程當中,他和我們的神識有關係,而且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教學,這個緣起是七到八世紀的時候蓮花生大士入藏的時候就給予中陰的教學,當給予這個教學時他的弟子依喜措嘉就將這個法門寫下來,同時將它藏於許多的靈山、湖泊就變為一個伏藏法,這個時候蓮師有二十五個弟子,二十五個弟子當中有一位叫噶瑪寧巴,後來經過蓮師的加持他就取得這個伏藏法,並且將這個法宏揚出來,一直到現在我們有關中陰教學基本的法就是由噶瑪寧巴所取得的。

     一般我們了解的中陰有六種狀態,這六種狀態:「生處中陰、睡夢中陰、禪定中陰、臨終中陰、法性中陰、受生中陰」 ,仁波切這一次講的主要強調六中陰裡面的三種:臨終中陰、法性中陰、受生中陰。

 首先讓我們對中陰有些基本的概念,先講到生處中陰,我們一出生下來就處在身處中陰了,從我們出生到死亡都處在身處中陰,我們每天都說自己非常的忙碌,每天累的回到家裡就像一個死人一樣,由於很多的理由,我們家庭以及社會的責任等等,我們忙的沒有時間去做這個法門的修持。

     仁波切說我們不應該讓此生就這樣庸庸碌碌就過去了,重要的是我們既然出生下來,就要讓我們這一生做有意義的事情,才是我們要去思考的,因此我們要讓自己聽聞法教,看一些佛法的書;聽聞法教就像我們現在這個樣子,這樣對我們人身來說是非常有意義的,當我們聽聞了以後我們就要進一步的消化、思維,讓我們能夠進入這個法的趣味裡面,然後我們要進入實修、依教奉行,我們實際上要做到聞、思、修這樣的地步,由「聞思修入三摩」,這個是我們顯教常聽到的,當我們進入佛法之後,我們知道「萬法唯心所造」,我們所看到的人、事、物等等,不外乎由我們的心所現的,更重要的我們身、口、意,眼、耳、鼻、舌、身、意所接觸到的東西的時候,我們除了了解它是由我們心所造之外,我們還要將心安住在實相自心裡面,這樣的目的是有一天我們能夠成就三個法身。

     這三個法身,第一個就是「法身」,法身是智慧之身,它是我們一個究竟實相;第二個是「報身」,它是一個光明之身,也是一個大樂身,就像觀世音菩薩、文殊菩薩、綠度母,他們都是以報身示現的;第三個是「化身」,釋迦牟尼佛他就是一個化身,我們希望我們終此一身所要修持的目標,也是希望能成就這三法身,最重要的,因為人身非常難得的,我們既然獲得這個寶貴人身,就不能讓此生虛度,不要說像別人一樣要放輕鬆、要狂歡,這樣的一生就沒有意義了,要深入佛法,讓我們的一生有豐碩的成果。

     第二個講到睡夢中陰,我們都會睡覺也會做夢,即使睡覺我們也要使它有意義,讓他對我們有用,即使我們在睡夢當中也不要浪費,我們每個人所作的夢都沒有意義,對我們也沒有益處,佛曾開示,當我們睡覺的時候,第一個我們不可毫不在乎的就這樣睡著了,第二個不要睡的太沈像個死人一樣,第三個不要思維在無意義的事情上面,這個法又涉及到「那洛六法」,所以仁波切也不能再深入的講太多,以後我們對「那洛六法」其中一個有興趣的話,我們就要下工夫去練習,有一天就會修到這樣的法門。

 當我們在睡夢中陰的時候,有三點是要提醒的:第一個、在白天,我們有可能身處在這個夢中,我們要知道,在白天的時候也是在夢中的,如果我們也曉得自己處在這個夢中,那你就有機會在這個夢中獲得證悟。

    第二個、當我們在夢中的時候,假設如果可以進一步修持到,我們也可以化現自己成為不同的本尊或佛菩薩,這個也是我們要在夢中進一步的修持,它可以剎那間使我們的噩夢轉換成一個善夢。

     第三個、我們在睡夢當中也要讓自己安住在光明當中,讓我們自心安住於實相裏面,這個是我們所要知道的。在白天我們也要知道我們是在做夢,而且要在夢中證悟,第二個在夢中也要把自己觀想轉為本尊,第三個在夢中我們也要安住在光明當中,所以我們千萬不要浪費我們的睡眠,浪費我們的夢,要讓這些夢成為也是有意義的修持,最重要的就是要使得我們的夢和修持雙運合而為一,這是我們在睡夢中所要作的事情。

     第三個禪定中陰,仁波切説這個也是不容易做到的,最重要的是,要讓我們的思惟成為有意義的思惟,不要胡思亂想,種種的雜念、妄念產生,也不要說只思維名利、權力,一定要讓我們心的意思更有以意義,不要做這種無意義思維的攀緣,最重要的是能夠將我們的心安住在空性裏面,或一般顯教所講安住在眞如裡面。

     一般來說修持分為兩個次第:一個是生起次第、一個是圓滿次第。生起次第在藏傳佛教來說,在心中生起本尊,在我們自性當中;第二個是圓滿次第,把我們所觀的本尊和種種事物一一融入,最後融入於宇宙的空性之中,最後的圓滿是無一可觀,當你無一可觀時,就是安住在我們的本性,安住在真實實像自性中,最重要的在做這樣的一個修持的時候,不要讓我們的心有種種紛亂的情緒,生氣啦!忌妒啦!而影響到,使我們的心安住在自性當中,才是我們所要修持的目標,這個階段的目標其實也是不容易做到的。

     再來講到臨終中陰,這個是仁波切這次開示的重點之一,現在是仁波切給大家一個基礎的概念,首先在臨終中陰的時候,我們千萬不要有執著,所有的事情都要一一的放下,這個時候我們也是兩手空空不可能帶走任何東西的,也不可以有任何負面的情緒產生,最後一刻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有可使我們產生負面的人、事、物通通都要遠離,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是要想起上師所給於我們的教學,這個時候就要一一的回想專心的回想,專心的去修持。

     當我們在臨終中陰的時候,不管是任何一個人,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是安住在這個法上面,如果生氣的話就會模糊掉我們的焦點,失去我們注意力,這個時候會讓我們產生負面情緒、或者生氣的家人等等,這些這些全部都要放下,如果你修過頗哇遷識法門的話,在臨終知道你的神識要脫離的時候,你就可以修持這個頗哇,如果時間還沒有到的時候,你千萬不可以自己修頗哇,這個等於你在做一個殺生的動作,這個頗哇只能在我們知道自己要臨終時知道自己時間到了才能修,頗哇是將我們的神識專注的投射到無生的一個狀態,這個是頗哇最重要的一個重點,這個時候我們心識離開了,但是我们的身體、血肉等等跟身前有關的東西,全部都要放下,最重要的是這個時候你要知道説此生如幻。

     再來講中陰身的時候,這個很關鍵的時候,我們會先看到第一道光明,如果我們能夠知道認出這道光明,這時候我們就會證悟,就是一般所謂的母子光明會,這個時候我們就能夠證悟到法身,如果你第一道光明的機會錯過了,之後還會有第二道光明出現,第二道光明你也可以證悟到母子光明會的話,也可以證悟到法身,如果你第二道光明也錯過了,當你第三道光明在出現的時候,這時就是進入法性中陰的時候。

     法性中陰的時候,我們會看到中陰文武百尊,中陰文武百尊寂靜尊有四十二尊,忿怒尊有五十八尊,他們會出現在我們面前,幫助引導我們有解脫的機會,事實上我們會看到許多不同的本尊,如果我們這個本尊曾經見過的話,我們就不會驚恐害怕、也不會逃走,為什麼我們每天要修持這個本尊?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這個階段,也能夠增加我們證悟的機會,中陰文武百尊出現的時候,它並不是一尊一尊慢慢悠閒的出來,他們是非常快的一剎那、一剎那之間就出現,因此在我們生前能和這些本尊結緣是非常重要的,有助於在法性中陰的時候,我們能夠證悟的這個契機。

     這個時候,最重要的當我們看到這些中陰文武百尊的時候,我們內心要了悟到說,這些所謂的文武百尊都是由我們內心所顯現的,都是我們內心的化現,不必去害怕!不必去遲疑!他會這樣表現出來,如果我們能夠這樣看到他們,也能了悟這些本尊是我們自心所現之後,這時我們看到當中我們就證悟了。

     最後一個中陰就是受生中陰,受生中陰就是我們即將要出生了,這個時候我們經過前面的法性中陰,我們錯過認出文武百尊,錯失文武百尊引導我們解脫的機會,我們就進入受生中陰的這個階段,這個階段最重要的就是我們的決心,我們的決心和信念取於我們生前所纍積的福德資糧有關,會隨著我們所修的福德資糧所轉,由這些我們所作的功德帶領我們到不同的六道當中,因為這個階段我們站在這個六道之門,即將要出生的時候。

    由於我們生前所修持的這些福德資糧,會讓我們做出不同的決定跟選擇,最好的是能夠到淨土裡面去,有時候你會因為害怕反而選擇天到或人道,這時你在六道之門的時候你必須做一個選擇,沒有其他的藉口,這個時候我們會看到我們即將受生的父母親,如果你即將出生為男生,你會討厭父親,喜歡母親;如果投生為女眾的話,你會喜歡父親,不喜歡母親,這個時候很重要的一點是,你能夠將父母親視為本尊雙運像的話,這個也是讓我們出生能轉生善道的一個好的契機。

     曾經在拉薩有一個故事,一位仁波切看到他一位喇嘛的弟子即將投生,他身前並不是很用功的修行,在他中陰的時候他的上師就急著要幫忙他,仁波切對他的弟子説:這是一個猴道之門,畜生道之門你不要進去,這個喇嘛說我看這個門進去覺得是一個淨土,他進去之後就投生到畜生道,成為一隻猴仔。所以説我們生前所修的福德資糧,會隨業力而轉的,這個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問題,接下來仁波切會講到比較細的部份。

   有六種方法可使我們在中陰的階段就獲得解脫,

第一個經由聽聞法門,

第二個佩帶的法門,

第三個見即解脫的法門,

第四個意念思維的法門,

第五個是嘗即解脫的法門,

第六個是身體觸的法門,

這六種方法也可在中陰中使我們解脫。今天所要講的就是聽聞的法門,也就是一般所說「中陰聞道解脫法」,這個聽聞法可以使我們在中陰階段獲得證悟法身,而由這個法身之中獲得解脫,最重要的在這個中陰階段,我們藉由這個聽聞的法門而證悟法身獲報身。

    像這個觀世音菩薩,或者化身蓮師、阿彌陀佛等等,而獲得中陰方面的大解脫,不管每一個修行者,在我們中陰的時候,聽聞這個中陰解脫法教的時候,我們都有機會證悟到,不管任何的法身之ㄧ。最重要的,這個階段這個法門主要有三個步驟:

第一個、先引導、介紹;

第二個、中陰解脫的正行;

三個、中陰解脫的結行。

當我們在生前的時候,如果我們可以好好的修持這個法門,找到合格如法的上師來教學,然後修持這樣的法門,我們在臨終時最重要的,根本不必經過任何中陰的任何階段,直接就能夠解脫了,乃至我們活著的時候,就能夠直接證悟,不必經過中陰的階段。

    如果我們可以好好的修持,當我們快臨終的時候,我們在第一道光明的時候就能夠解脫,或者見到第二道光明的時候證悟到法身而解脫,或經由我們自己修持頗哇也可以解脫,這是對一般修行人來說,如果可以好好的如實的修行來講,我們就可以經由第一道光明或第二道光明,乃至自己修持頗哇就可以解脫的。

    對一般的人來說,當我們前面的機會錯過了,而到了法性中陰階段的時候,就要聽聞中陰聞道解脫,使得這些彌留的這些眾生獲得解脫的契機,這時候家裡的眷屬可以去請仁波切或喇嘛,即使他們在遠處,也可以請他們幫這個彌留階段的亡者修頗哇法,一定要確定他確實已到臨終階段,否則是我們殺生,如果是自己瀕臨臨終階段,也可以自己修頗哇法,假設修頗哇並不成功,或者沒有徵兆出現,這個時候就要做另外一個修法,還要做特別供養的修法,這個階段的重點就在中陰聞教解脫的法門,我們也可以請任何喇嘛,最好是我們的上師,如果沒有辦法最好請跟我們同一個傳承的上師,再不行,任何人只要唸誦「中陰聞道解脫法」,藏文、.英文、中文都可以,讓這個亡者在彌留的階段,藉由聽聞就獲得解脫的契機,仁波切說:「當人在最後要走的時候,通常會很重的喘三口氣,脈搏也會很強的跳三次,最後就走了,這個可以分別出是不是要往生的一個狀況。」

    當我們到達臨終光明會的時候,這個時候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呼吸可能會暫停,或者昏倒過去,這個時候我們就會見到光明,這個時候我們內心如果可以了解到母子光明會,就可獲得解脫,擾亂我們去認出這道光明的是我們的妄念跟染污,我們這個時候能夠回想起來,曾經聽聞中陰的這一些課程,我們就能認出第一道光明的出現。

    當我們的神識能夠了悟到這是第一道光明,我們這個時候就能夠母子光明會很快的就進入到解脫的階段,並不是說一個非常聰明的人他才會了悟到這第一道光明,也並不表示說聽聞過這樣的一個法門,或者修學或教學的人就能証悟到這樣的光明,這個第一道光明和我們平常日積月纍的修持是非常重要的,唯有我們生前很踏實的修持,在這個重要的階段,第一道光明出現的時候,我們一剎那間就能認出這光明,一剎那間就能證悟到。

   為什麼是在彌留臨終的階段我們要唸誦中陰解脫的法門呢?主要是我們在彌留階段的時候,我們要將體內的明點導入中脈,並且明點從中脈的頂部出去,當我們的明點神識能夠從我們中脈頂部出去的話,就表示可以直接投射到淨土,這個階段是非常重要的,假設說我們這個時候沒有經由這樣正確的引導,將我們神識從中脈引導出去的話,這個明點可能由我們的七竅其他的地方出去,由我們兩眼、兩鼻孔、耳朵、嘴巴、肚臍、甚至密處出去,如果我們的明點由這些七竅出去的話,那我們就可能投生到下三道,所以一定要避免掉這樣的一個狀況,這個對我們臨終階段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生前就必須曉得,我們在法性中陰這個階段,第一道光明出現的時候我們就必須跟隨它,獲得母子光明會而獲得解脫,我們這個時候真正的証悟到空性的實相,我們自性的實相,這個實相沒有任何顏色,沒有任何實體的,它是我們真正的法性,也是我們真正的三摩地,這個空性沒有任何的文字可以去描述,它是真正空性與光明的結合,就是所謂的明空不二,或明空雙運,明空雙運就是法性的本身。

     當我們証悟到這個光明的時候,就是我們證悟到法性的同時,一但我們獲得這樣證悟解脫的時候,我們所面對的就是真正究竟的實相,對一個凡夫來說他死亡的四天半會到達這樣的一個階段,對於修行好的人來說,一剎那間就能證悟到這樣的光明而獲得解脫。

    我們常看到一些高僧大德,他三天或兩個禮拜或一個月身體都處在禪定的這個狀態,主要的原因他一圓寂之後馬上就處在光明的階段--「明空不二」的階段證悟法身,能夠達到這樣的階段,最重要的就在我們生前的修持,當我修持的功力越踏實,就很快的就能夠做到這樣的階段,對於行為無惡不赦的這些人,他會一剎那就進入中陰,一剎那就到達地獄去,仁波切説各位可以不用擔心地獄,地獄道的話,你先要去註冊,還要有一點功力。

    剛才仁波切所講的光明,什麼叫光明呢?這就好像問到說我們自心的本性是什麼?當我們問到自性是什麼的時候,心就是光明,什麼叫做光明?光明是超越遠離黑暗與無明,這個光明並不是我們所了知的一種光,光明可以分為兩種的定義,第一種自性光明,自性光明好像一個非常晴朗開闊的天空一樣,第二個變現光明,他有種種的化現,輪迴與涅槃都是在這個變現光明當中所體現的,所以不論是自性光明或變現光明,這個光明是我們心的精要所在。

     當我們在彌留臨終階段的時候,我們會碰到四大融入的階段,我們的神識是由地、水、火、風所構成的,當地大融入水大的時候,它的徵兆是我們身體會僵硬,沒有彈性;第二個水大融入火大的時候,我們身上的體液會乾枯,由內而外都是非常乾枯的,第三個階段火大融入風大的時候,它的徵兆是身體的體溫會下降,最好的徵兆是從頭部慢慢的溫度降低,千萬不要說從腳開始體溫慢慢降低到頂部,這是我們會墮落於下三道的徵兆,當風大融入識大的時候,這個時候就是我們神識要脫離我們身體的一個階段,這個階段我們就可以看到父精所構成的白明點,和母血所構成的紅明點,白明點是在我們頂輪的地方,紅明點在我們臍輪的地方,這時候白明點會下降,這時我們內在的感覺像下雪一樣,外在的感覺好像看到月亮一樣。

    這個時候我們會有三十二個瞋恚的念頭會生起,母親給於我們的紅明點會生起,內在中脈底部或密處的地方會有螢火蟲一樣的覺受,外在你會覺得看到太陽昇起一樣;紅明點生起的時候我們會有四十種痴的執著產生,當紅明點和白明點合而為一的時候,我們這個時候就進入昏迷狀態,這時候就有七種的無明會生起,一般來說的話這個時候就是我們死亡後的四天半的時間,就會有這樣的現象。

    仁波切說:「當我們在臨終中陰的階段,這個時候你認出這道光明的話,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當第一道光明出現的時候,這個時候是我們身體上智慧明點進入智慧中脈的時候,事實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感受到,甚至可以分辨出來這一道的光明,當你這個時候認出這一道光明,這個時候你就一剎那間證得法身,也就不用經過六中陰的每一個階段,一剎那你就可以證悟解脫了,不是每一個人都必須經過六中陰的階段,完全在於你的修持,你修持好的話,一下子解脫,這六中陰就和你無關了。」

問答

問:請教仁波切臨終彌留跟第一道光明,是最後三口氣之間這個距離有多長?   

答:這個是剎那間的事情,我們只是把它切割開來講,你身體在彌留階段的時候最後的三口氣,這個時候就是我們明點進入智慧中脈的時候,你在呼出最後三口氣的時候,你又能夠認出第一道母子光明會已經出來了,你剎那間意識到你就解脫了,這個是非常細的一剎那間就進行的,即使文武百尊出現的時間也是很快,沒有辦法說請你等一下,讓我辨辨看,我們的身體是在三口氣,我们氣脈明點進入中脈,這個時候你的神識看出第一道光明的時候,這個是同時進行的。   

問:如果我們發生意外死亡跟壽終正寢是不是都會碰到中陰?

答:都會碰到經過中陰的階段,對意外死亡的人來說他比較不幸,當他在死亡的當下,剎那間由於當時的惶恐,我們就沒有辦法憶念起我們的本尊,對於要解脫來說就有點困難,當一個人死亡之後,最好八個小時之內都不要碰這個屍體,以免干擾到這個亡者。

問:聽完今天的課程,是不是我們最重要的階段是在彌留階段?

答:是的,這個時候如果我們生氣的話有可能墮落鬼道,如果在最後的階段執著新身體的話,我們可能墮落畜牲到跟我們執著的一個環境。

(第二天)

各位師兄,我們今天接著昨晚的教學,昨天我們談到六中陰教學的部分內容,其中講到臨終中陰,在臨終中陰的時候我們會面臨到有三個光明的狀態,首先第一個法性光明,當你在法性光明時,你可以了悟出來,這個就是一個光明的話,你就可獲得成就證悟法身的機會,如果你錯過,當第二道光明出現時,這個時候你能夠了悟這是一個光明的狀態,也能把握住機會成就法身,如果你錯過這個機會,這時候我們在中脈的明點就會進入左右二脈,從左右二脈其中一個出去,從我們七竅其中一個就出去了,我們這個光明的期間能夠有多久?我們能夠保證多久?是取決於我們平時的修持,以及我們修持所下的功夫有多少,一般來講是亡者死亡四天半的時間,四天半的時間是達到這樣的一個狀態。

    這段時間對亡者來講很快,就好像喝牛奶一樣很快就過去了,但是事實上修行功力更好的話,這段明光的時間可以持續的更長,否則對一般凡夫而言,當我們明點進入中脈而從左右脈出去的話,這個時候就會看到中陰文武百尊一個一個出現,會看到寂靜尊跟忿怒尊,同時,也會聽到他的家屬的聲音及動作,所以在這四天半的這段期間最重要,我們要開始唸誦這個度亡的大解脫經,這個時候最重要提醒亡者,祈請他將他生前所聽聞的法教能憶念起來,這個時候我們也要呼喚亡者的名字,告訴他生前所接受的教法,祈請他進入生起次第或圓滿次第當中,就這樣念誦祈請他,告訴他在生起次第時要憶念起自觀本尊,在蓮花座上一一生起本尊,在圓滿次第,要將我們的心融入不造作的自性當中,在這個時候是非常重要的提醒,讓他能夠分辨清楚這個明光的現相,同時任何自觀的本尊,一定要提醒他,並非實質的,是一個光明的幻化身,這個時候比如說能觀想起觀世音菩薩,或其他的本尊,這在中陰階段是非常有利益的。

    在臨終後四天半這段期間,唸誦大解脫經對亡者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今天聽聞仁波切給於我們有關中陰的教授,由於我們聽聞完回去之後就疏於練習,有可能會忘記,因此我們臨終時有人在耳邊跟我們唸誦這個法門的話,是非常重要的,即使有一些人他修持的很好,甚至修持非常精進的人,或許他破了一個戒律,或破了一個三眛耶戒,在臨終的這個階段也不太容易辨識的出來光明的出現,雖然有第二次的光明出現,但也會因為這些障礙而無法認出獲得法身的解脫,在這個時候由於我們有這個意識體的存在,你雖然有這個身體,事實上我們這個意識已經脫離我們這個身體,可是這個階段對亡者來說,他並不確定自己是已經死亡或者還活著,如果這個時候我們可以讓他憶念到有這個光明,讓他認識出這個光明的時候,他剎那間就可獲得法身而解脫,這個光明就是母子光明會。

    所謂子母光明會?光明指的是什麼?光明就是我們與生俱來的如來藏,我們的佛性,這個佛性不是只有修行人才有,全部的眾生都有這個如來藏性,子光明是什麼,子光明是經由上師的指點,讓我們能夠證悟到我們自心本性,當子母光明會的時候,我們也能夠獲得解脫,同時在這個階段不管我們有過去多少染污,被多少五毒所矇蔽,也不妨礙我們去認出這道光明。

    仁波切舉個例,好像一間房子一千年都被關起來,一千年都在這個黑暗裡面,只要你把門打開,剎那之間一點黑暗都沒有,這個時候當子母光明會的時候,一剎那間所有的黑暗都消失了,不管我們有再強再深的染污,都不會妨礙我們去便辨勢出這個光明,當你錯過兩次的法身光明會的話,你到第三次這法性中陰的時候,這個時候不要害怕,這時候害怕或恐懼的感覺會更強烈。

    再來,在法性中陰這段期間,我們會更恐懼更困惑更害怕,也因此我們已經失去了很多的機會,這個時候唸誦中陰解脫經文是更重要,四天半之後,這時亡者的意識會醒來,這也是第三次光明,能夠辨識出第三次光明的這個機會,這個時候他的思緒非常的清楚,他這時的記憶超出生前的九倍,他這個時候是非常精明,非常有智慧的,這個時候他會聽到聲者哭啊、講話啊、許多的聲音,他會看到桌上有祭祀他的食物,你幫他換衣服換床單等等,他都會看到也會聽到,他也會去呼喚他的家屬,但是他的家屬不會有任何的反應,這個時候他才知道自己已經死亡了,再也沒有機會跟生者溝通,這個時候他非常的悲傷,當他了悟到當他已經死掉的時候是非常悲傷的。

    這個時候,如果你在亡者遺體旁邊,你就不能哭,不能讓這亡者感到悲傷,或者有的人沒有辦法找到好的修行人出家人幫他做超渡,會找假的出家人,在西藏也會找到假的出家人,做這個佛事會讓這個亡者很不高興,這時亡者的思緒非常的敏銳,我們這個時候如果能夠唸誦中陰解脫經的話,祈請亡者告訴他說你這個時候已經在中陰的階段了,自性中陰、睡夢中陰、禪定中陰、臨終中陰你已經都經歷了,你現在處在法性中陰的階段,所以你必需了悟到,在法性中陰的這個階段你不要害怕,同時要提醒他,在中陰的階段你只有「意生身」,沒有任何人可以再傷害你,沒有任何人可以從你身上取走任何東西,同時這個時候也要提醒他,不要有執著或生氣的情形產生,有些人生前非常看重財物,非常的吝嗇,當他死後七七四十九天的階段,看到許多人拿走他生前所珍惜的財物,這個時候他會非常生氣,所以這個時候我們要慈悲的跟亡者溝通。

    這個時候在法性中陰的這個階段是非常重要的,這個意生身對亡者來說,法性中陰重要的階段就顯現出來,我們會看到這個法性出現一個非常清明、非常清淨,而且你不容易辨識的明光出現,這樣的情形就好像是海市蜃樓一樣,他是非常明亮非常光明的,當你看到這樣非常強的光的時候,不能夠害怕,不能夠恐懼,你了悟到一點:所有中陰階段,所有你看到、辨識到的所有現象 ,全部都是我們自心的呈現,這個時候,不管你耳朵所聽到的任何現象,都千倍於我們生前所覺受到的,就好像是閃電,閃電之後會打雷,這時候的雷聲會千倍於我們生前所聽到的,同樣的任何現象,都會一一的出現,我們會感受到千倍於我們生前所感受到的,很多人這個時候就很害怕,因為他沒有辦法去了悟:「這個階段所覺受到的,其實都是我們自心的呈現。」

    這個時候我們要不斷的去提醒他,這個時候他已有意生身,這個時候他所覺受到的,不管是看到的光明或者閃電,再也不能夠傷害到他,一定要讓他曉得,讓他不要害怕眼前所示現的,眼前會看到各式各樣的各種顏色的光,會讓你感到害怕,也會聽到各種很強量的聲音,會讓你產生恐懼,甚至會有不斷閃電的產生讓你感到困惑,這個階段對亡者來說,他如果可以了悟到:這些都是我們自心的呈現,那我們就不會有害怕的狀況產生。

    當亡者昏迷四天半以後,他會醒來,了悟到他已經死掉了,這個時候很重要的就是要提醒亡者:「你現在是在中陰的階段,任何你所看到的聽到的都是自心的呈現。」,這個時候他輪迴的經驗就會出現,五方佛會來引導他,寂靜尊的出現,是由於我們身內的五蘊(色、受、想、行、識)轉為清淨之後,就會淨化為五方佛,我們四大(地、水、火、風)清淨後,就能清淨我們的五毒,這個時候我們在一片虛空當中,會看到藍色的光,這時我們會看到毗盧遮那佛出現了,毗盧遮那佛出現的時候,他全身是白色的,坐在獅子座上面,手中持八幅法輪,事實上他是我們自心的呈現,是由於我們五蘊淨化之後的智慧所呈現的,這個時候的法性所呈現的是非常清淨、非常亮的一個光,這個光非常的刺眼,甚至我們沒有辦法直接直視他。

    同時,這個時候又有另一道天道的光出現,這天道的光雖然也是白色的光,但它沒有那麼亮,他是跟毗盧遮那佛所示現的強烈的光一起出現,由於我們的無明,我們會去選擇天道的光,捨棄由毗盧遮那佛所示現的強光,這道強光是指引我們到毗盧著那佛的淨土,由於我們的無明反而會墮落到天道裡面。

    天道來講,天道的眾生事實上他雖非常快樂,但卻沒有永遠的快樂,天道眾生在臨終前的前七天,有五衰會出現,這五衰示現的痛苦,是超越他這一生當中的快樂,色相老了、衣服破掉、身體發出臭味、法座也會壞掉、身上的花圈也會枯萎,這五衰出現之後,更痛苦的是他會知道自己來生會投生到哪個地方,所以這七天的痛苦遠超過他一生的快樂。

    我們比較來講,人道眾生的一百天等於天道眾生的一天,天道的一天又是地獄道的一百天,所以我們這樣比較就清楚他的痛苦在那邊,所以在這個階段我千萬不能生氣,千萬不能夠執著,而且要非常虔誠的祈請,祈請我們能夠遠離無明,不要墮落輪迴,跟著五蘊所現的毗盧遮那佛的光明,在法性中隂這個階段能夠解脫,同時我們要祈請毗盧遮那佛能指引我們,這個時候由於在中陰的階段旅程是非常辛苦的,所以我們要祈請諸佛菩薩能引導我們,讓我們能夠解脫,這個時候我们要跟著這個強烈的光一起走出去,我們才能從輪迴中出來。

    亡者醒來第二天的時候,大家可以看到喇嘛剛手上所指的,我們看到相片左下角的這個地方,這個時候由於我們瞋心的習慣,我們會看到阿初毗佛會示現,第一天是由於我們無明的習慣-痴,由於我們的習氣,失去了這個證悟的這個機會,第二天由於我們瞋的習氣,阿初毗佛就是不動佛或金剛薩埵就會現身,跟他的眷屬現藍色身,我們四大當中的水大會清淨轉化成白光,白光之後有藍色的阿初毗佛和他的佛母的雙運身會出現,金剛薩埵手持鈴杵坐在獅子座上以這樣示現,同時有兩個勇父兩個空行環繞在四周,這個時候我們五蘊轉為清淨之後化為白色的光,同時讓我們有機會成為大圓鏡智,這大圓鏡智就轉換為一個非常大的強光,這是阿初毗佛不動佛的強光,非常的亮、非常的強,讓我們無法直視它的白色的光,由於我們瞋業的習氣,這個時候有一個煙霧產生,這個是地獄道的煙霧,由於我們生前瞋的習氣,會讓我們去親近這個煙霧使我們投生到地獄道,相反的不會投生到阿初毗佛的淨土,這個時候我們要非常強烈的去祈請阿初毗佛,能夠引導我們到他的淨土,不要墮落於地獄道裡面。

    地獄道裡面是非常痛苦的,不單時間非常的長,冷、熱、煎、煮、炒、炸都在這邊伺候著,所以我們千萬不能墮落在地獄道裡面,不要選擇地獄道,而要趨向於阿初毗佛的淨土去,但由於我瞋心習氣的關係,我們會覺得阿初毗佛的這個光太強,不會想要去接近這道強光,會走到有煙霧的地獄道裡面去,仁波切說在台灣我們會燒紙屋,下次要燒一副太陽眼鏡,這樣就不會覺得光太強,就可以走到佛的淨土去。

    這個時候,很重要的:我們的內心一定要非常強烈的祈請。「喔!阿初毗佛或不動佛或者金剛薩埵!由於我宿世瞋業的習慣,因而不斷的在輪迴當中輪轉,我願證悟到大圓鏡智,願阿初毗佛及其眷屬引導,並保護我,能夠在阿初毗佛的淨土出生」,如果這個時候我們能夠有非常堅定的信心的話,就不會墮落於地獄道裡面,我們這個時候能夠進入阿初毗佛的淨土的話,我們就能證悟報身的成就。

    由於我們的嗔心,所以我們錯過了阿初毗佛所示現的光,而沒有辦法進入阿初毗佛的淨土,第三天當地大融入的時候,我們會覺得所有的外界都呈現這個綠色,在這個當中有寶生佛出現,寶生佛身黃色,全身發出黃色的光和佛母雙運,就像喇嘛現在所指的,寶生佛的兩側有虛空藏菩薩及菩賢菩薩,還有兩個佛母所環繞著,這個時候我們會感受到這個黃色的光寶生佛代表平等性智,寶生佛所示現的黃光還有很多的光芒出現,我們也會覺的光非常的強烈,在這個同時人道的光也同時的出現,人道的光是藍色的光,我們也會同時看到,由於我們慢心的習氣,會讓我們遠離寶生佛的光,而親近藍色的光進入到人道當中,寶生佛的黃色的光是一種加持,也是慈悲的光,像鉤一樣,鉤攝我們到達寶生佛的淨土,成就寶生佛的成就。

    由於我們慢心的習氣,會讓我們親近這藍色人道的光,如果我們投生到人道裡面,是永無安寧之時,會嘗試到各式各樣不同的苦,這時我們要知道:我們所見到的任何的本尊,他所示現的任何的光芒,都是由我們自心所現的,當我們了悟到這一點的時候,當我們見到寶生佛的光芒的同時,我們跟著光芒前進,我們就可以投生到寶生佛的淨土,證悟到寶生佛的成就,如果我們選擇藍色的光,我們就會進入到人道,這時我們要非常虔誠的祈請,祈請諸佛菩薩,由於我慢心的習氣讓我墮落於人道,祈請寶生佛賜於我智慧,賜予我加持,引導我在中隂的階段能夠投生到寶生佛的淨土裡面,由於我們強烈的祈請,能夠讓我們神識意生身融入光裏面,進入寶生佛淨土,成就寶生佛的果位。

    在我們中隂的這個階段,我們能夠認出種種的本尊是非常重要的,像中隂文五百尊、釋迦牟尼佛或我們的上師等等,當我們中隂的時候,如果看到這些本尊,平常你都有修持,你覺得似曾相識的話,這個時候就是我們能投生淨土的一個契機,也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去觀看喇嘛舞,就是藉由看喇嘛舞讓我們種下這個種子,在中陰的時候能夠了悟到自心。

    曾經有一個故事,有一個寺廟在修超度法的時候,每一次有一個幫忙的侍者,當它去倒茶的時候,就聽到喇嘛唸到一個蛇首的一個使者,後來他往生之後,在中陰的階段很多佛來引導他帶它去投生,他都拒絕,當他看到這蛇首使者的時候,他想「這個我認得他」,就跟著他,因此就解脫了,所以我們生前的時候要多跟佛菩薩來結緣,對我們臨終中隂階段是有幫助的。

    接下來講到第四天的時候,我們的火大就清靜轉化成紅色的光,這時西方阿彌陀佛就示現,就像喇嘛現在所指的,阿彌陀佛手中持的是蓮花,坐在孔雀的法座上面,和佛母雙運,同時周圍有觀音菩薩跟文殊菩薩,旁邊還有兩個空行母所環繞,阿彌陀佛代表我們想蘊清淨,證悟到妙觀察智,所呈現的光明是紅色的光,當我們能夠認識出紅色光的時候,投入阿彌陀佛眷屬心間的時候,這時我們就在阿彌陀佛的淨土投生了。

    同時這道光非常的強,好像會燒了我們眼睛一樣,這個時候同時也有一道綠色的光出現,這綠色的光代表著餓鬼道,這個時候我們要能夠分辨的出來,我們要親近阿彌陀佛紅色的光,他會帶領我們到達阿彌陀佛的淨土,它不會傷害我們,它是來加持我們保護我們,我們這個時候如果了悟到這些光是我們自心所現的,當我們了悟到的一剎那,我們就解脫了,就進入阿彌陀佛的淨土。

    如果我們沒有辦法能夠了悟到接受到阿彌陀佛的加持,這時候我們就趨向綠色的光,進入到餓鬼道,這個原因就是我們宿世以來的執著,使我們墮落於餓鬼道,無法投生至阿彌陀佛的淨土,就承受餓鬼道種種的苦,這時候我們強烈的祈請,懺悔我們累世以來的執著,使我們墮落於這個餓鬼道,祈請阿彌陀佛示現加持我們,使我們想蘊清淨,能夠證悟到妙觀察智,祈請阿彌陀佛,希望能引導我們能往生到阿彌陀佛的淨土,這個時候我們就能融入在光裏面,進入阿彌陀佛眷屬的心中,達到報身佛的這個成就,到達阿彌陀佛極樂淨土。

    第五天當我們身業風大清淨的時候,所有空性呈現綠色的光由北方出來,北方是不空成就佛,身藍色和佛母雙運坐在大鵬金赤鳥身上,這個時候他會轉化成綠光,不空成就佛兩側有金剛手菩薩及除蓋障菩薩,以及兩位空行母噴香菩薩跟慈棠菩薩所環繞著,不空成就佛手持十字金剛杵,代表所有的行動都堅不可破,可以除去任何的障礙,不空成就佛轉換成黃色的光代表圓滿境智的成就,當我們見這個綠色的光時,我們會覺得這個光很強,好像會讓我們眼睛瞎掉一樣,同時會有一道紅色的光出現,這道光是阿修羅的光,由於我們忌妒的習氣,我們會跟著紅色的光走過去,墮落於阿修羅道,墮落於阿修羅道就承受忌妒之苦,不斷的會有鬥爭、戰爭的情形產生。

    如果我們這個時候能夠了悟,綠色的光就是不空成就佛的光的話,我們靠近這綠色的光,我們就獲得不空成就佛的加持,進入不空成就佛的淨土,這個時候我們要非常強烈專心的祈請,由於我累世以來忌妒的習氣,所以飽受阿修羅道的鬥爭之苦,希望能夠獲得不空成就佛的加持,能夠證悟到圓滿鏡智,超越中隂的階段,到達不空成就佛的淨土,由於我們專注的祈請,我們進入這綠色的光,進入不空成就佛的眷屬,進入北方圓滿淨土裡面,這個是第五天的狀況。

      明天還有一天的開示,仁波切會繼續的講解,十月他再來的時候,會繼續這個中隂的教授,教授的內容是如何關閉六道之門,今天我們已經認識夠多的佛了,所以也夠忙了,所以我們回去之後要看看文武百尊這些相片,認識一下這些諸佛菩薩,各位還有問題嗎?

問答 

    第四天阿彌陀佛是放紅光,第五天的阿修羅道也是放紅光,但是他們光的強度不一樣,阿彌陀佛的紅光是非常的強烈,強烈到你沒有辦法直視它,阿修羅的光則比較暗沉,你可以直視它,這個時候你要知道這是使我們墮落輪迴的光,能夠讓我們進入淨土的光都是非常強烈,你無法直視的。

問:我們平常有時會昏睡想睡覺的狀態,可不可以用這樣的一個狀態,來觀想我們在中隂身中的景象可以嗎?會不會有危險?

答:昨天仁波切所說的是睡夢瑜珈,睡夢瑜珈是讓我們在夢中也不要浪費,睡覺時也可以修持,剛一位師兄提到我們昏睡的時候是不是也可以觀想這個中陰階段,仁波切說這樣講也是可以,這個時候你要確定你還活著,在噶舉傳承裡面那洛六法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法,它有很大的加持力,但由於現在社會太公開了,所以使得這個加持失去了,在西藏,甚至也有人沒有修四加行,也沒有閉關,在西藏的傳統來說,如果你沒有修四加行、也沒閉關,他們是不會去看那洛六法的內容,相反的,現在印刷術跟資訊這麼盛行,包含網路非常通暢,我們甚至在網路上都可以看到那洛六法的內容,反而使得這個法失去它的加持力,有人曾經寄底片給仁波切看,仁波切看了禪定的影片,覺得在他個人來説是不太好的,仁波切說他不會去做那洛六法公開的開示,除非在座的各位已經圓滿了四加行,否則不管對上師或弟子來講都是有障礙的,仁波切說他也不會做一些高階高深的一些灌頂,為什麼呢?仁波切也知道大家沒有時間去修法,如果你沒有時間修法,又接受這麼甚深灌頂的話,對上師弟子都會破這三眛耶戒,除非弟子都準備好,否則仁波切不會公開的做這樣的傳授跟討論,現在這些法在過去都是非常甚深深奧法門,由於現在太公開了,反而失去它的加持力,並不是說這些法精要的內容有所損失,因為眾生的心態「因為容易得而等閒視之」,對這些法的信心跟尊重度就大大的降低,而失去這個加持力,就好像一個美食,我們先將它包溫保存著,當我們想使用它時還是非常的美味,如果這個食物做好了之後,你就打開它來任其它涼,這個味道就少了很多了。

問:在台灣民間習俗,往者往生後我們習慣幫亡者唸誦阿彌陀佛佛號,

這裏教我們唸誦中隂聞道解脫經,如何去穿插?

答:我們同時可以進行,這個時候唸佛號當然很好,你也可以請一些喇嘛來幫亡者唸誦,我們自己也可以幫亡者唸誦這渡亡經,剛有人說我們請喇嘛或仁波切來唸誦的是藏文的度亡經,那對亡者來說他如何懂這經文的內容?事實上在中隂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