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連絡我們 加入仁波切Facebook 加入仁波切新浪微博
最新消息尊貴法王及諸上師蘇曼傳承簡介教言開示及法語影音連結活動花絮隨喜參贊相關連結加入佛學會
標題: 中陰聞教解脫(二)
內容:

 中陰聞教解脫(二)

 

主講者:殊曼嘎旺仁波切          

                                                   翻譯者:劉文君

第一天

大家晚安,很高興再次和大家見面,這兩天將把「中陰聞教大解脫法」做一個圓滿的結束;先前我們已經講了第一講跟第二講,前面第一講當中所講到的就是:有四個中陰,第一個就是『身處中陰』,第一個我們所學到的,就是我們今生當中需要修行,為下一個行程來做準備。

    第二個是『臨終中陰』,在臨終中陰的這個階段,我們是由生轉化到死去的一個過程,第三個是『法身中陰』,法身中陰所講到的是,這個時候會有中陰文武百尊,寂靜尊跟忿怒尊會示現出來,並且指引我們投生到其他的生處,這個時候我們要開啟我們的心房跟我們的心,這樣子的話這樣才能追隨到本尊所賜給與我們的加持,使我們能追隨到新的道路。

    有很多的眾生由於在生前並沒有做好準備,修持佛法,追隨釋迦牟尼佛,最後他在轉世中陰的階段,就遠遠的被我們拋在身後,這是我們前面所學習的地方。

    接下來我們要講到的就是『法身中陰』,我們最後第三講,最後這個階段,首先要先了解什麼是前生?什麼是後生?所謂的前生在於說,當我們死亡之後的第四天半之前,一般稱為前生,這個時候我們「意生身」所感受到的,無論所接觸到的聲音、顏色等等,都是我們前生當中所產生的,都是從意念上面、心識上面所產生的,這個時候對亡者來說,就好像看電影一樣,這個時候最重要的,對亡者來講,他所看到的,無論任何事物、形象都不能去執著,也不要生起貪、瞋、痴等等情緒的生起,因為這樣負面情緒的生起,會造成我們的困惱,不管是針對家人或者事業上面,這個時候最重要的,當這樣的景象生起時,你必須要憶起上師生前所給予我們的法教,不管是今天,或者今生當中所學的,這個是當我們死亡後,四天半之前這個階段,所產生的任何景象都要做這樣的對治。

    第二個講到後生,後生是四天半之後,它涉及到我們未來所投生的去處,這個時後候我們也會看到未來所投生的去處,就像看電影一樣,可以預見我們的未來,當我們碰到這個的時候,我們也不要去執著,看到喜歡的東西景像事物不要去執著,不喜歡的人、事、物也不要生氣,我們在中陰身受到貪、嗔、癡這樣負面情緒的影響非常的深遠,這個階段最重要的就是要憶念起上師、憶念起上師曾經傳給與我們的法、我們自己所修的法。

    仁波切説這當中最困難的比較難解釋就是,這個時候我們一定要看透我們心意識的這種本性,就像佛曾經所開示的,就像顯教法華嚴經裏面所講的:「萬法唯心所造」,我們這個時候一定要了解到「萬法唯心所造」,心實際上它就是一個明光,藉由「心」我們能有所分辨,了悟到任何的黑白事物,同時心又具足「空性」的本質,這個時候我們一定要了解到「明空不二」──「心」真正的本質。

    這個時候會有一些怎樣的徵兆?讓我們確定說,我們已經進入中陰身的階段,事實上在中陰身的時候就幾乎變成超人一樣,可能在生前,我們的聽力會受一些障礙,仁波切說像他一樣,視力也並不是很好,可是當你進入到中陰身階段的時候,你的聽力就像順風耳一樣非常的好,就像超人一樣,同時在中陰身的階段,過去生前的時候有物質身體的一些種種障礙,我們都可以達到這些超強的功能。

    比如説我們有穿牆的功能,或者神足通等等,因為在中陰身的階段我們只有「意生身」,所以我們在任何身業上面有色物質的身體,物質上面的極限我們都可以超越它,只有兩個地方是不能到達的,第一個是菩提迦耶──佛陀金剛座的佛塔不能去,第二個母胎我們也不能去。

    在中陰身的階段我們有這樣的神通力,這個神通力是因為業力而產生的,並不是因為修持而產生的,這一點在我們中陰身的時候會有這樣的一個現象,有一些人當他在中陰身的階段,比如說當他一想到一個在美國的人,可能他一下子就從台灣到了美國,另外一個就是它速度非常快,就像閃電一樣快的速度,假設一個人不在台灣,他在世界上某一個角落去世的話,當他去世之後,如果他的家人在台灣,由於它具有這樣神通力的關係,即使我們在台灣為他做修法祈禱,他也可以領受到法力的加持,由於它具有這樣的神足通,所以也不需要有簽證,能夠快速的過關,因為中陰身它如同在一個中間的階段,在中陰的階段亡者有很多的選擇,仁波切說他就像候選人,他可能到天道,也有可能轉到地獄道或者人道,如果他到地獄道的話,它就無法看到其他的人,如果他到人道的話它就有可能看到一些投生道人道的一些眾生,有的人可能到台灣,有的人到中國等等,他們還可以互相的交流。

    在中陰身的階段,當我們面對家人的時候,我們可以看到我們的家人或者親友非常的痛苦,我們會想跟他們講話,可是他們卻都不知道,如果我們跟他講話,他看到我們的話一定會認為見鬼了,一溜煙的想要跑,所以在中陰身的階段,當我們看到家人的種種狀況,我們又無法跟他溝通的時候,自己這個時候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仁波切說就像熱沙上的魚一樣,非常的痛苦,這種種的徵兆都是提醒我們:我們自己已經死了!

    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是我們要憶念上師、憶念我們所修的本尊,這是在這個階段我們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如果我們生前沒有親近上師,或者沒有修持本尊,這些都記不起來的話,至少至少要觀想、唸誦『觀世音菩薩』,因為『觀世音菩薩』是在這個階段最能夠引導我們解脫的,同時當我們在中陰身這個階段到四十九天之間,我們都會處在不安、不確定感當中,會看到種種令人感到恐怖的這種狀況,隨著業力而轉,好像一直在被業力所形成的景象追逐著。

    仁波切說這些種種被追逐的影像,它的恐怖在我們心裡頭所產生的,更甚於我們平常颱風天所看到的景象,有的人是四十九天,有的是二十一天不等,這完全看我們的業力而有所區別。

    在中陰身的時候,事實上我們所看到的,好像處在一個讓我們窮困、憂惱的環境,這都是我們自心的心性隨業風所影響,會造成我們種種的恐懼與不安,我們所看到的,會讓我們產生喜悅的事情,我們會聽到很大聲的喊叫,同時好像有牛頭馬面要來追殺我們,要把我們千刀萬剮一樣,這些都會讓我們覺得非常的恐怖,非常的害怕,沒有安全感,好像我們要被大海浪淹沒了,或者我們周邊佈滿了大火,要把我們燒成灰燼,甚至像強風一樣,把我們從一個地方吹到另一個地方。

    因為在中陰的時候,我們並沒有一個固定身體的形象,是意生身,沒有人可以看的到我們,我們每天都處在一個業風所轉的一個恐怖當中,這個恐怖是投射在我們生前的時候,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所以我們心性當中都在這樣子的,都在不安與不喜悅的狀態。

     所以,投射到我們中陰身的時候,我們所看到的就是我們自心:種種的不安、不喜悅的事情。所以在這個時候,我們就一定要憶念起上師、憶念我們自己曾經所修持的本尊、憶念『觀世音菩薩』,藉由他們的引導,使我們從困難的環境當中脫離出來,最重要的是當我們在生前的時候,如果我們能夠廣修善業、聚集福德資糧,這個時候我們會感受到,好像有人邀請我們到一個非常歡喜的地方去。

    如果我們生前常常做一些無善惡的無記業,仁波切打個比方,比如你常常去咖啡店喝咖啡、喝茶,像這種沒有善惡的這種行為,這種感受不到這種喜樂的事情,中陰身的這個階,全然由我們的業力所引導。

    由於我們有身體,我們可以做任何我們想做的事情,我們進入意生身的時候,我們沒有這樣的一個身體,事實上我們在中陰身的時候,也會不盡人意,這個時候你會覺得沒有安全感,想要找個地方安住下來,這個時候會想要投入任何一個地方,所以從各個方向去找,這個時候無所依,所以你會感到痛苦,就好像你到青海的冬天,它是零下九度,它是非常的冷,這個時候我們感到非常的難過;當我們在夏天的時候,又太熱,熱到把全身的衣服都脫下來,赤裸裸的還是受不了,這個就是由於我們生前的時候,對我們的身體非常的執著。

    當我們死亡的時候,在中陰身的階段,我們看到我們的親人並不善待我們的身體,我們心裡會想說:他怎麼可以對我們身體這個樣子?把我們身體切成碎片,沾粘粑、奶油餵鳥吃──「天葬」這個樣子,當我們看到這樣會產生種種的痛苦,這個時候都是一直在提醒我們,我們現在處在中陰的階段,這個時候要憶念上師、本尊、還有『觀世音菩薩』,才可以使我們解脫。

    我們生前一直相信我們身體有一個守護神,藏文叫「嚕啦」,我們每天所做的任何的事情,很多都依賴「嚕啦」與我們照顧,事實上我們每天所做的事情──『業』都會累積起來,這些行為都會累積在我們生死簿裡面,假設一個人犯了殺業,當我們在中陰身的時候,在生死簿裡面就會被揭發出來,我們種種的惡業,這個時候你沒有辦法去閃躲,這些罪業最重要的是,它並不是真正存在的,這些罪業都是由我們心的意識所造成的,乃至於我們中陰身的時候,我們的心會讓我們看到種種這些恐怖的景象,好想有人要把我們千刀萬剮一樣,吃我們的肉、喝我們的血,這些都是我們生前所做業行的投射。

    比如說殺業,讓我們產生這樣的感受,這些事實上它是真正不存在過的,這個階段最重要的,我們要對中陰身要了知到:任何所看到的事物、景象和內心所感受到的,不管是好、是壞都是一個幻覺,都是由我們自心的意識所呈現出來的,中陰身所呈現的這些種種的影像,這個時候我們要祈請上師、要憶念本尊、還要修持『觀世音菩薩』,這個時候如果我們還可以進入禪定的這個階段,能夠看到我們心意識真正的本質,就像仁波切之前所開示的,你能夠看到我們心意識的本質,才是在我們中陰身當中,能夠真正解脫的一個關鍵。

    接下來在中陰身如何去禪定?這個階段比較深一點,第一個禪定的階段,當我們在中陰身這個時候,當我們內心生起這樣的恐懼,藉由這種恐懼之心透悟到四種法身。

第一個、我們看清楚「恐懼」的本質,它是我們的自性,也就是空性,恐懼的本身是空性,恐懼的本身也是自性,你能夠了悟到這一點的時候,你就能証悟到法身。

    第二個、當我們了悟:所謂的空性本身並非空性,而我們的自性是恐懼。這並不是盲目的去體會,而是真正的能夠証悟到一個大的『明空』,大的証悟、明了,藉由這樣我們就能証悟到法身。

    第三個、我們知道空性它本身就是明光,這個明光本身就是空性,在這個『明空不二』當中我們瞭解心的本質,真正的心。我們現在心的意識好像穿了很多層的衣服,我們一定要把這很多層的衣服給脫開來,這個心沒有任何的思維,沒有任何的偽造,沒有任何的造作,能夠達到沒有任何的造作,就能夠看到化身的本身,証悟化身的境界。

    第四個當我們自性生起的時候,我們能夠了解到這個自性,無所不在,這個能量沒有任何造做的,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可以出現。以佛來講,他沒有男女像之別,他也不需要具有人身,在這樣第四個狀態的時候,就好像觀世音菩薩一樣,千處祈求千處現,在中國示現的是女身,在西藏示現是男生,他完全會依照眾生的祈願而示現,這是第四個階段。

    接下來還有三點是很重要的:第一個、我們在中陰的階段,一剎那間我們就分開,一剎那間我們就了悟,比如説有人他來生將投生到天道或地獄道,他的親人用殺生用畜牲的屍體來做祭祀,既時他的生前是很善良的一個人,當他在中陰身的一個階段,當他看到他的家人用殺生做為祭祀的時候,他可能生氣,因為生氣產生的這種狀況,原本他可投生到上三道,反而投生到地獄道裡面。

    假設,另外一個人他生前非常貪吝小氣,他自己的東西都保留起來,不別人分享,他死亡之後看到他的家人把它的東西都翻出來,心裡想說怎麼可以拿我的東西呢?由於貪吝所產生的生氣,會使他墮入到惡鬼道,所以當我們在中陰身的階段,千萬不能有瞋恨心產生,否則會讓我們本來可以投生到上三道的機會,因為我們的執著和瞋恚的意識,反而投生到地獄道或惡鬼道。

    假設如果有人他可以投生到上三道去,但因他的家人去請一些喇嘛或仁波切修法,不小心請到一些假的出家人或假的修行人幫他修法,由於我們在中陰身的階段具有神通力,我們一眼就可以看穿這個修行人的眞偽,當他看到這些假的修行人在修法時,他反而會生氣,由於生氣的關係反而使他墮入下三道,或者說當我們在為他做超渡修法時,我們供品放置的並不正確,或者親友當中有人對所修的法有懷疑心,或者在修超度法的時候不夠用心,亡者在中陰身的階段由於具有神通力,所以他看的非常清楚,因此他會因為瞋恚的關係而墮落於下三道去,所以當我們在幫亡者做超渡法的時候,一定要請具德、有修持的上師,否則我們修再多的法,做再多的功德,也沒有用。

    依造經典所開示,本來一些人由於生前所做的惡業應該投生到地獄當中,由於他的家人迎請到一個修持非常好的仁波切或上師,並做足了種種的供養以及善業,令亡者生起歡喜心,藉由這樣的善業功德反而可以使亡者,本來應該墮入地獄道的契機,轉而投生至上三道,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仁波切說這是一個偷懶的功德,或者方便的功德,因為讓亡者生起歡喜心,反而由下三道轉入上三道。

    所以我們生前也要常常利用隨喜的功德,用這樣的歡喜心來聚集我們的福德,當我們看到別人成就一些善業的時候,我們要隨喜,我們非常歡喜,這樣歡喜的功德,對我們有很大的助益。

    事實上我們還是難調難伏的眾生,僅管生前我們聽過再多的法,當我們聽聞時,我們都覺得沒有錯,仁波切説的很有道理,我們要改變,當我們放下這法本經典的時候,我們又回復到原形畢露,這樣的時候,就使得我們中陰身種種的性情就出現了,這樣多多少少都會影響我們的來生,當我們在中陰身時,由於我們生前心性上這樣不安定,因此會使我們身體會更加的痛苦,好像上、下、左、右、前、後一直在奔馳。

    當你在奔馳同時,你的前方會出現六種光,這六道:光天道就是微弱的白光、阿修羅道是紅光、人道是藍光、畜牲道是綠光、餓鬼道是黃光、地獄道像微弱煙霧的光,我們的身體也會呈現如同即將要投生的那一道光,「佛光」來講就是一到非常強烈的光,這個光我們沒有辦法用眼睛直接去直視它,仁波切說這個時候記得叫家人化一副太陽眼鏡給你,這個時候我們才可以看的到。

    這個時候不管我們投生到上三道或下三道,這個時候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佛的接引,這個時候最重要的,經由我們所看到、觀到的這個佛光,或者我們看到『觀世音菩薩』,這個時候就是讓我們能關閉入胎的這個法門,一般的眾生來講,由於我們業風的牽引,我們會看到種種更恐怖的現象,這個時候要憶念上師或者是本尊,我們平常修持時所憶念的上師、本尊是像虹光一樣,不是一個固體的實身,上師或本尊以這種光的情形融入我們自身之後,二者明空合一,沒有任何念頭,憶念這個身體。

    當我們融入之後,剎那之間本尊就起現,本尊起現之後,就再度融入這光當中,這個光又融入整個宇宙裡面,這個宇宙當中,明空不二,我們的心意識又在進入到這個宇宙當中,在這整個空的宇宙當中,我們証悟到「心」,証悟到這個法身,這個「法身」,簡單的來說就是最單純、最明空的階段,我們安定在這樣明空的階段,越久越好,這個也是關閉入胎之門的一個契機。

    尤於我們過去所做的種種業力所引起的業風,這業風風力更勝於千萬倍我們生前所遇到的颱風,同時伴隨著非常大的聲音,呼吼著,會讓我們生起恐懼之心,如果這個時候我們能夠憶念上師、本尊,還有『觀世音菩薩』,一定能關閉來生入胎六道之門。

今天主要講的就到這個地方,仁波切這一次上課,一定要把中陰聞教解脫法後面给圓滿,講太多的話怕大家忘記了或睡著了,大家有問題嗎?

 

 

 

<<問答>>

問:仁波切要我們在中陰身時憶念『觀世音菩薩』,那麼我們是憶念紅觀音或者四臂觀音?憶起上師,是哪一個上師?我覺得所有的上師都很好怎麼辦?

答:任何的觀音都是一樣的,你就把所有的上師都迎請過去,最重要的是你能夠憶念起來,一般在金剛乘來講,非常強調要有一個上師,要找到一個具德的上師是非常重要的。

仁波切問:「一般我們顯教有沒有上師?」

弟子告訴仁波切:「在台灣的信眾,到那一座廟就跟著那一個師父了」。

仁波切說:不管是上師或者師父,我們是跟他學習法,跟隨他修持,安住在那邊就可以了。現在有一種情形,有一些人好像是上師的消費者,他是一個上師一個上師的找,這樣的人還蠻多的,千萬不要說不同的傳承,不同的上師之間的師徒或弟子之間起爭執:「這是你的老師、我的老師,這是你的師父、我的師父,你的上師、我的上師」,這樣的話就失去本意了。

 

問:如何分辨真為偽的上師?

答:現在全世界各地都有假的上師,這跟二十年前不能相比,台灣現在也常常碰到,一個假的上師就在旁邊,仁波切也不能指著他說:「他是假的!」,這也是他最尷尬、最為難的地方,當我們遇到一個自稱上師的人時,我們可以問問他的傳承,他的寺廟,去查查他的來源,這也是比較好的一個保證。

 

    一般眾生來講,都喜愛聽好聽的話,如果有人跑去問仁波切說:「我昨天晚上夢到什麼,遇到什麼神蹟,這是什麼意思?」仁波切通常會回答不知道,如果碰到假的上師,可能會跟他說:「你這個徵兆非常好,可能佛陀要告訴你一些事情!」讓這些弟子聽的非常高興,我們如果觀察,比如說達賴喇嘛或薩迦法王等等這些大仁波切,通常不會去跟弟子說你是我前世的弟子,我找你很久了,或者跟一個人說:「你前世是蓮師二十五弟子之一!」他們不會講這樣子的話,仁波切也常遇到這一些問題,如果跟他說「不知道」,眾生會生氣,他如果講假話,他自己又說謊了,這個是他非常為難的地方,但這種現象,現在非常普遍。

    現在假的上師真的很多,在西藏也是有很多假的上師,如果有人告訴他說他是某某的化身,他第一個就會生起懷疑的念頭,或者有人告訴他說在夢中或哪邊有佛教他這個法,然後傳這個法給他,他也會產生這樣的懷疑,仁波切現在不管傳法或灌頂,他的法教一定會從最早開始的源頭一個、一個的把它解釋出來,就是告訴大家,這個法是有一個依據的,依照法教而開示下來的,不是説馬上就取得出來。

    曾經在青海有個這樣的真實故事,青海有一個假的上師,號稱他如果手上抓著一顆石頭的話就會有手印出來,有一天他打電話給一位丘嘎仁波切說要把這個石頭給他們看,丘嘎仁波切說他們去看的時候,確實這個石頭上有一個手印,他就叫另一個喇嘛去河的對岸拿一個石頭給他,請他當場把石頭弄出一個手印,如果前面那顆石頭可以的話,那這個石頭應該也可以,結果他沒有辦法做出來,也有的上師號稱他在灌頂的時候會有降舍利子雨的這種情形,事實上這也是一個虛假的,所以現在有很多仁波切不斷的利用開示,教育這些弟子什麼是真偽的法教;仁波切在新加坡的時候,有一位女弟子告訴他,另外一位仁波切告訴她說:「她是空行母。」仁波切問她說;「為什麼他說你是空行母呢?」,女弟子回答說:「因為那位仁波切説我的皮膚很柔軟,所以是空行母!」

    仁波切說並不是要你去懷疑每一個人,你當然可以去每一個上師那裡學法,但你一定要分辨清楚,要會分辨,不然你常存著懷疑心,也學不到任何東西,當我們進入法教之後最重要的就是要依教奉行,我們能不能將我們所聽到的法在日常生活中依教奉行呢?這就是判斷我們是不是一個好的修行人的一個原則,很多人雖然知道很多佛法的原理跟道理,也說的一口好佛法,但他的行為就像一般人一樣,一個真正修行人的目標並不是這個樣子的,當我們聽聞佛法之後,真正最重要的是我們能將它融入日常生活中,這樣我們日常生活當中所碰到的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千萬不要說學的一套、做的一套、說的又一套,言行不一。

    有的人平常聽到仁波切對他開示說要有忍辱心、要有耐心,碰到事情的時候馬上就生起一把火,火燒功德林,這樣也功虧一簣。

 

問:「如果我們有朋友遇到假的上師,我們如何去告訴他?」

答:「要和緩漸進的來點通他,假設你的朋友陷入太深的話,你一下子告訴他,這樣反而不好,反而會使他更生氣,更負面情緒的表達,我們提供一些正確的資訊,慢慢來引導他,要告訴朋友真相,要非常小心!」

 

 

 

 

 今晚仁波切要給大家中陰聞教解脫法最後的三個法教:

第一個、如何關閉入胎門,

第二個、如何選擇來生投生到佛國淨土,

第三個、當我們沒有辦法必須投生到六道的時候,如何在六道當中投生人道。

 

    首先,關閉入胎之門分為兩個方法:

第一個、阻止干擾,不要入胎;

第二個、關閉入胎之門。

首先要阻止亡者走進入胎之門的話,我們昨天講到,亡者要觀想它所修學的任何本尊,所觀的本尊一定要是通透之體,而不是一個堅固的實體,如果你生前並沒有修持本尊的話,請你觀想觀世音菩薩,當你觀完本尊或觀世音菩薩之後,再將它融入光之中,融入光明之後,融入在方便和智慧的善巧之中,我們如果能夠安住在智慧和善巧之中,越長越好,這樣有助於我們不進入母胎的機會。

    第二個、我們要如何關閉入胎之門?首先當我們在中陰身的時候,就像前面所講的有種種驚恐的景像,這個時候你必須非常專心,一定要將我們的憶念專注在善念當中,同時內心要有非常清淨的淨念,不可有貪、嗔、癡這些情況出現,同時要觀想上師與佛母,在這個偈頌當中曾經提到,怎樣知道你已經進入中陰身呢?好像當你去看水中倒影的時候,你看不到你自己,這個徵兆,就表示你已經進入中陰深身的階段,這個階段最重要的就是要非常的專注,非常的專一,將我們生前所修持的任何法門,要持續的將它帶到中陰身的狀態,同時將我們善意的淨念儘可能將它持續著,這樣有助於我們能克服在中陰身當中所面臨到的悲傷痛苦的狀態。

    這個時候如果我們能夠持誦咒語或禪修的話也非常有效,中陰身當中我們並沒有一個實質的身體,也因為沒有這樣一個實質的身體的阻礙跟干擾,我們反而可以專注的在修持當中,就好像我們騎在馬背上的時候,如果有一個很好的馬鞍讓我們去控制這個馬匹,當馬在奔馳的時候,你就可以控制這個方向,如果我們能夠保持一個純善的意念,然後能夠將我們生前的修持盡量將它持續著,在這個階段是非常重要的。

    經典上面講到有五個方法可以使我們關閉入胎之門。第一個、當我們在中陰身的時候,看到有男女交歡的景象的時候,這個時候你會有一股衝動想要進入,這個後一定要謹記在心,千萬不能夠進入,因為我們所看到的男女相有可能他是畜生道,或者是其他道,不一定是人道,這個時候最重要的就是要祈請上師,並將你所看到的男女相觀為上師與眷屬的雙運像,同時向他們頂禮。

    這個時候你一定要生起非常大虔誠的清淨心,虔誠的恭敬心,同時向他頂禮,當你能夠將你所看到的男女交歡的雙運像視為上師與眷屬的雙運像的話,能夠這樣生起就一定能關閉入胎之門,仁波切說這個是經典上所說的第一個方法。

    第二個、當你看到這個男女交歡時,你還是控制不了,還是想要進入這個胎門的話,這個時候也是一樣要將它觀為上師與眷屬的雙運像,或者觀想為觀世音菩薩的雙運像,然後觀想我們將所有最好的東西供養他們,並且獲得他們的加持,做這樣的觀想也可以關閉入胎之門。

    第三個、眾生投生的方式有四種的出生方式:卵生、胎生、溼生、化生。卵生就像鳥類由卵體所產生的;胎生就人類、牛、羊等等;濕生就像昆蟲蚊子這些,它只要有潮濕的環境它就可以出生;化生的話它是可以自己自然而生起的,鬼道眾生也屬於化身。當我們在這個時候還是有強烈的感覺,一定要進入胎門的時候,會因為我們當時的情緒跟喜好,使我們出生為男性或女性,如果要投生為男性的話,就是當你在入胎的時候,當你看到男女父母在交歡的時候,你會對父親產生瞋心或忌妒的感覺,而對母親非常的執著,這個時候你就會投生為男性。

     如果你會投生為女性的話,當你要走進入胎之門的時候,你看到父母交歡的時候,你會對母親生起非常大的嗔恨心跟忌妒心,對父親卻產生喜愛之心,就會使你後來出生為女性,當你有這樣狀態的時候,就是你要進入母胎的時候,當你看到父母親在交歡的時候,當你要進入的時候,當精子與卵子要交會的時候,亡靈這個時候會產生俱生喜,這個俱生喜就是當父母親在交歡的同時,會同時導致你入胎之後就失去你的意識,等你意識又慢慢恢復過來的時候,這個時候你可能就已經入胎了。

    這個時候並不表示説你一定投生於人道當中,也可能你進入的是豬的母胎,或者是昆蟲或者任何的動物,所以當我們要進入任何一個母胎之前都要選擇一個正確的地方,這是一個單行道,無法回頭的,所以要非常的小心。

     第四個方法、當我們在中陰環境當中,所能覺受到任何的好壞都要觀想他為虛幻不實的一個狀態,我們在中陰身的時候,有時感覺像在地獄,有時候像在佛國淨土,事實上這些都是虛幻不實的一個覺受,要把它觀為鏡中影,或者是在一個夢幻當中,它不是真實存在的,都是我們多生以來的無明愚癡所產生的,這些堅固的邪見導致讓我們有很多不實的錯覺、幻覺跟染污的行為產生,使我們認為這個色身跟外在的一切都是實有的。

    事實上沒有任何一個東西是真實存在的,這些不外乎都是一個幻影都是一個錯覺,內心要非常清楚的知道這是在空性之中,所以任何一件事情都有可能,也因為在空性之中,所以任何一件事情也都不可能,要真實的去了悟到這一點。

    第五點、關閉入胎之門的方法,要觀照自己明空不二的狀態,因為我們的心一直都被虛妄的景象所迷惑,事實上我們所看到的都是一個幻象,沒有一個是真實存在的,仁波切打兩個比方:第一個、比如說一朵花,當你看到一朵花的時候,我們的無明使我們認為這是一朵花,當我們將花瓣一一摘除枝後,只剩下中間的花蕊,它就不稱為「花」了,就好像一部車,車子事實上是由許多零件組合而成,當我們把車子的引擎、輪胎一個一個把它拆除之後,它就不稱為「車」,因為我們的無明,使我們認為車是這樣堅固的實體存在的,所以在夢中的時候,我們也可能夢見自己變成富翁,也可能變成國王,自己所居住的小房子也可能變成豪宅,雖然是在夢中可是當時卻真實的感受到以為是真的,事實上是我們一直在長長的睡夢之中沒有甦醒起來,蓮師也曾開示:「眾生都在漫漫長夜當中沒有清醒。」,佛陀也曾開示:「眾生是在夢中又有夢的環境當中。」

    我們一直處在漫漫長夜當中,當我們還沒有機會醒來的時候又進入另外一個夢境當中了,所以一直在夢中有夢,夢中又有夢的幻覺當中打滾,這時候我們要了知到:我們的心,它的自性是一個光明、空性的,我們要安住在這樣的空性光明之中,以這樣開放的心靈,放鬆的姿態,安住在我們自心當中去觀想,這個也是大手印的一個境界與修持的方法,也就是說,我們要觀想我們的自心,我們的心是在我們身體內呢?還是在身體外?心有什麼顏色、形狀、大小嗎?我們慢慢去了解我們的心,去找到我們心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安住在我們自心當中,這樣會使我們跟明空不二的本性越來越接近,當我們越來越接近的時候,就會知道我們心的本性,也就可以關閉入胎之門。

   剛講到有五種關閉入胎之門的方法之外,事實上還有一些眾生他們沒有辦法運用這些方法,一直在中陰身當中迷惑著,這個時候也可以用這個中陰的法門來救度它們。有五個原因:第一個、在中陰身的時候,這些亡靈對於外界的訊息感的接受能力是非常強的,強於我們一般凡夫的。

    第二點、他們感觀覺知的能力非常完備的,他生前可能是瞎子或聾子,當他進入中陰身的時候,五識都是非常具足的。第三個、由於他處在恐懼當中,前幾天仁波切所開示的種種恐怖的景象,這個時候他聽聞到任何可幫他獲得解脫的教法的時候,他會非常認真的去聽聞,不會受到任何外界的迷惑。第四個、這個時候他沒有任何身體上的障礙,所以可以很快的改變他的行為,意識上的專注力也非常的直接,仁波切打一個比方,就好像一個東西,我們平常在陸地上要馱一個重物的時候,我們覺的非常吃力,當我們把這個重物放在水中,再去馱他時就會覺得非常輕鬆,中陰身的時候就像這樣的一個景象。

    第五個、中陰身的時候他心識的能力超過一般人的九倍,所以任何你告訴之他的事情他都會了解、都會知道,我們這個時候唸誦中陰救度法给他,他一定能夠體會,不管你唸誦的是中文、英文或者藏文,他通通都會領受到。

    有人懷疑我們在台灣,但是祈請在西藏的仁波切,幫亡者修中陰超度法,這樣的話亡者會不會接收的到呢?對中陰身的眾生來說,他們現在是超出常人九倍的能力,一定可以接受到法的利益。

    我們站在胎門時如何選擇?我們所看到的景象就好像在看電影一樣,仁波切說這個時候最重要的就是要選擇南瞻部洲,同時要選擇天道,四大部洲分為北俱盧洲、西牛賀洲、東勝神州、南瞻部洲。南瞻部洲就好像一個具有華麗的玫瑰和蘋果的一個島嶼,就是我們現在所居住的一個地方,這個就是我們要選擇的一個地方,仁波切說比如西牛賀洲它雖然也充滿了喜悅,但是他佛法不興,這個時候你就不要進去,在六道當中我們要選擇天道,天道的景象,在這個時候你會看到許多寺廟,還有許多珠寶,,這個也是我們可以選擇投生的地方,仁波切說如果是台灣,我們只要記得101大樓就可以了!

    當我們神識往生的時候,有兩個方向可以選擇,一個是能夠到佛陀淨土,另一個就是到不淨的六道凡土當中,如何能夠投生道淨土當中呢?首先我們必須要有專一的清淨的念頭,這個時候我們一定要有強烈的這個意願:「我一定要進入這個淨土!」,同時內心要生起慚愧之心,因為我們一直處在五毒當中,導致我們一直不停的在娑婆世界中輪迴,內心要非常的慚愧,同時要對娑婆世界生起厭離心,同時要有強烈的企圖心,一定要進入到阿彌陀佛的淨土,或者彌勒佛的淨土兜率天,或者綠度母的淨土或觀世音菩薩的淨土都可以,不管你要進入哪一個淨土,最重要的你的內心一定要非常堅固強烈,要有堅固不移的信心。

    阿彌陀佛曾經發願說:「如有眾生發願往生阿彌陀佛的淨土的話,一定會接引眾生到他的西方極樂世界。」所以我們內心要堅定不移,具足這樣的一個信心,一般而言,眾生對於這樣的一個信心都是一半一半,總覺得大概可以或大概不可以,沒有非常強烈及堅定不移的意志,在這個時候我們一定要有百分百堅定不移的意志,百分之百的相信我們一定可以往生到淨土裡面,在淨土當中投生,也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我們不管在修法或者灌頂法會結束的時候,我們都要唸誦極樂淨土祈請文,這也是阿彌陀佛當初所發下的宏願。

    我們準備要投生的時候,前面講到為什麼我們不選擇到西牛賀洲、東勝神洲或者北俱盧洲,剛仁波切要我們選擇南瞻部洲,這些地方都是很好,也是有很多珍奇之物,但是主要這個地方沒有佛法,當我們安住在那個地方住的時候,雖有種種的享樂,但是當我們業力成熟的時候,掉落回來的時候會更痛苦,所以我們要選擇南瞻部洲,當中有佛陀淨土,也要選擇人道,最主要的,當我們在佛土當中,有佛出世的地方出生的話,我們能夠有這個機會能夠修行,藉由這個修行而能夠成佛。

    在南瞻部洲,我們要選擇有花鳥的島嶼,那個地方有佛法在那邊常轉,我們有機會遇見佛法,藉由修持圓滿自他,所以能投生到南瞻部洲,是我們最大的選擇,即使投生在南瞻部洲還是有危機,也有可能投生到一個錯誤的地方,當我們在投生的時候可能會聞到糞土的味道,但這個時候,我們可能覺得非常的好非常的香,當我們被他誘惑投生進去的時候,可能我們就出生在畜生道裡面了,這個時候我們不要受到這些種種誘因的影響,也有當我們在人道當中出生的時候,我們要選擇我們的父母是相信佛法的,可能他是在皇室當中或者婆羅門的種性,或者瑜珈士的小孩,乃至於具有傳承的修行人。

    在人道當中很重要的一點,我們不要選擇說當我們看到這家人有大房子、大車子我們就要投生過去,一定要找一個對佛法有虔誠心,同時能夠修持的一個父母親,如果我們不選擇這樣的話,有可能我們一不小心我們可能投生到南非或巴西這些沒有佛法的地方,同樣的也沒有辦法讓我們解脫。

    當我們選擇要進入母胎的時候,要選擇好像看到一個佛陀淨土一樣,在宮殿裡面我們看到有本尊、諸佛菩薩在裡面給予我們灌頂加持,有這樣的一個景象我們才投入,如果能夠投入這樣的母胎當中,這樣的選擇才識正確的。

    最後,中陰身的教法已進入尾聲了,中陰教授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教學,在中陰教授裡面告訴我們有四種中陰,有很多的上師有於一些精進的修持,當他們臨終的時候就不經由中陰的階段,直接就証悟到佛菩薩的果位,他也不留下他的身體直接就到淨土去,就像虹光身。

    也有一些上師他自知時至,由於他每天他呼吸之間就是在修持善惡,藉由呼吸的法門就能夠獲得成就,也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要走了,所以他就自己修頗哇(遷識法)把自己的神識引到淨土當中,當你自己可以修頗哇而走的話,你的神識也可以不經由中陰的階段,但你不能說我已經快要死了,在還沒死的五年前就開始修頗哇法,如果這樣的話就犯了殺業,這是一個自殺的行為,這是不可許的。

    有一些上師在臨終時會安住在三昧定當中,並且在第一光明出現的時候他就能夠認出來,當他認出這道光明的時候,當下他就獲得成就,得到法身而解脫。如果錯過這個機會,就會進入到第二個「法性中陰」,這個時候,我們就會看到四十二個寂靜尊及五十八個忿怒尊者(中陰文武百尊)來引導我們,藉由他們的引導,我們也有可能獲得解脫,這個時候我們可以得到報身的成就,可以在五方佛的淨土當中投生。

    錯過了這兩個機會,就進入到第三個中陰的階段,這個時候我們就要選擇要去投胎的胎門,你選擇到淨土或者不淨的凡土,在選擇當中最重要的就是:你的內心一定要清楚的知道你所要選擇的方向,也有可能有些人在這個階段,他原本是要到地獄道投生的人,由於藉由聽聞到中陰聞教法門,由於內心產生清淨的心,反而可以投生到天道、人道甚至成佛,如果我們能夠聽聞中陰的法教多聽幾次,在我們八識田中種下種子,這個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這樣的準備工作,從現在就要準備,而不是說明天再開始。

    仁波切說:「我們聽聞中陰聞教的法門,即使是一個凡夫,也有機會獲得解脫。經典上曾講到:我們身後有七隻狗在追逐我們的時候,我們還可以憶念起中陰聞教的法門,我們就可以獲得解脫,即使是三世諸佛他們到處尋覓能夠利益眾生最簡便的方法,除了中陰聞教解脫法之外,沒有比這個更有效率的方法!」所以,我們從現在開始就要對我們的來生做一個準備,同時要修持觀世音菩薩,這樣的話對我們就有非常大的幫助,仁波切說他的工作到此圓滿,接下來就靠我們自己了。

<<問答>>

問:有一個說法不知正不正確?如果母胎受孕時在三個月之內,向觀世音菩薩祈求的時候,可能女的會變成男的,不知道這個說法正不正確?

答:也許可能,但是沒有碰過,可以這樣的解釋,在佛陀住世的時候,當時如果你要成為出家人的話,你必須經由父母親的許可你才可以出家,但是經典上有記載,當時有人他本來是男性後來變成女性之後,戒體就破壞了,壞了之後他又變為男性,按照西方的說法有些人是屬於雙性的身體才有可能是這個樣子,事實上我並沒有碰過這樣的狀況。

問:有人意外死亡的時候,是不是還有機會獲得解脫?

答:當我們意外死亡時,當下會失去我們的意識、我們的神識。最重要的,我們在最後一念的時候,我們的念頭是怎樣?如果這個時候我們懷著恐懼心或瞋恨心的話,我們可墮落於鬼道成為孤魂野鬼,就像在戰場當中死亡的這些戰士,由於他們在死亡的最後一剎那在驚駭的神識當中,所以成為孤魂野鬼。

    如果說我們一剎那中有這個念頭,但我們的神識在前面第一、二次的中陰階段我們錯過機會,可是當我們神識又恢復的時候,我們還是可以辨識出中陰身中一個一個不同的景象,藉由我們對他的認識而獲得解脫。

問:現在很多人養狗,甚至跟狗一起洗澡、睡覺、親吻,但是跟他的家人卻不太合得來,他的意念都是狗,像這樣的人他往生之後,他的意念都在狗身上,這樣他會不會投生到畜生道裡面去?

答:事實上,我們跟狗這樣的親密,不絕對表示說我們來生就會投生到狗道去,不是那麼絕對的,我們來生當中投生到六道當中的哪一個環境,乃是因為我們的業力所轉,由我們自己的業來決定的,所以跟生前跟什麼動物太接近並沒有絕對的關係,可能會有一個這樣的狀況會讓我們有一個這樣的錯覺,我們常常罵人家豬啊!狗啊!等等的,一般也有人他來生就投胎到豬跟狗,就讓人誤以為是這樣的狀況。

    事實上,業力的運作是很難去將它解釋清楚的,在我的印象當中有一個故事,有一個出家人他走在小路上的時候被一個樹枝勾住,到底是被樹枝或者蛇勾住並不是很清楚,因為他生前常常賣蛇啊、什麼的,最後他自己也投胎成為蛇道的眾生,有這樣的一個故事;事實上我們來生投生到那一道,基本上完全取決於我們生前的業力所影響。

問:那為什麼現在有些人神智跟肢體上並不健全,既然是投生為人身是要來修行的,如果他的本身不具足這樣的一個智慧,那這樣他來是要怎麼修?有人說他是來給他週遭的人有機會來修行,我想請問的是,這個投胎成為人身的這個人,這個孩子它本身要如何的修持?

答:不是所有出生在人道的眾生都是圓滿的,我們具足善業能夠成為人身,也有可能因為我們前世的行為有一些不圓滿或缺陷,導致我們今生雖然具足人身,但在身心的智能上面還是有所障礙有所不足,業力上面來講,佛陀也曾經開示:「如果要將業力的演變運作種種細節,仔細的去描述的話,所有的眾生都會覺得非常的恐怖,所以他對業力的描述就輕描淡寫的帶過。」

    佛陀也曾開示:「說如果我們可以廣修十善業的話,我們就可以避開十惡業,而獲得最好的人身。」身體有三個善業,口業有四個,意業有三個,在這十善業上面,對於這樣的人如何去引導他去修持,第一個、不要去做任何的埋怨,去埋怨任何人,接受這樣的一個事實,不要說佛菩薩為什麼不保佑我,讓我有這樣的一個狀況,最重要的,就是要他修持的話,要教他誦咒這是最基本的,最重要的,就是要讓他對佛法有信心,這樣的話就會有幫助,當然他不可能修持很多法門,但他如果能夠保持這樣的信心,絕對對他有幫助的。

問:為什麼中陰身的眾生,菩提迦耶的金剛座無法去?

答:經典上並沒有明確的解釋,可能它是一個非常神聖的地方,或者我們的業力,我們也到不了,再加上這周圍的附近可能有護法,我們可能在外面繞,不可能太進去的。

(全文圓滿)